fineillsignup

关于我

我是住在加拿大的女人。
英语是我的母语,小时候开始学中文了,可是我不是个好学生哦
( ・᷄ὢ・᷅ )
我喜欢把漫画翻译成英语,一边练习我的中文一边跟只会英语的粉丝分享很好的艺术家。
٩(˃̶͈̀௰˂̶͈́)و
如果我写错,你可以告诉我,我不会生气哦。我知道我的中文有点奇怪……
(⌒-⌒; )
(并且我对表情符號的兴趣是过度的)

授权汉化。作者是ask-kakasaku的dimisfit。

为什么火影忍者中文版用“宇智波”?日语的本意不是“団扇”吗?

感谢@佯语 翻译我奇怪的念头啊ψ(`∇´)ψ嘻嘻

佯语:

作者: @fineillsignup 


译者:佯语


地址:https://fineillsignup.tumblr.com/post/165524549313/headcanon-kumos-lost-boy-culture




众所周知,岸本齐史老师的《火影忍者》的创作思路重视觉,轻情节,而且常年经受赶死线的压力,造成了大量前后矛盾的地方。但是作为粉丝的一大乐趣正是在原作种种不能自圆其说的漏洞中,开开脑洞,寻找一些可能存在的解释。



动图 by laegleaf




在木叶,几乎所有角色都有自己的姓氏。更重要的是,这些姓氏往往代表着不同的家族,这些家族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和标志象征。木叶自身就是由两大家族共同建立的,后来接纳了其他家族加入,而这些家族在加入木叶前也都是独立的存在。原作里很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如何平衡对家族和对村子的责任。各家族在村子的领导下仍有相当大的自治权,即使违背道德也不会受到管制,比如说日向宗家对分家成员的咒印,可以让被印上咒印的人,甚至是孩子,遭受巨大的痛苦。





动图 by weirdolena




木叶在文化上是相对比较统一的社会。即使头发和眼睛颜色各不相同,角色的名字几乎全是传统的日本名字,除了少数带有异域色彩的角色(例:天天,李洛克,迈特凯)。




而相较之下,云隐村的角色好像都没有姓氏。他们的名字要不然就是单个字母,要不然就是以“ui”或者“oi”结尾的单词。此外,云隐村成员的肤色相对于其他忍者村来说也比较多元化,白人黑人都有。但是在原作里似乎没有看到因为肤色而引起的内斗,领导阶层也囊括各色人种。整个村像一个闹哄哄的大家庭,即使表达方式比较粗暴,也可以看出来他们对于其他人的关心。








原作一个重要情节就是云隐在雏田还小的时候,策划绑架她,而结果是两村达成协议,木叶交出了日差的尸体,因此云隐得不到白眼。大部分读者(很可能加上原作者)都假定,如果雏田真的被绑架了,云隐的人会挖出她的眼睛安在别的人身上。可如果还有别的可能性呢?




如果我们假定云隐和木叶以部族为中心的佣兵制不同,是靠劫掠形成的呢?我开的脑洞是,不同于接受富人委托的佣兵制,云隐的忍者以抢劫作为经济来源,而劫掠的一大重点就是由潜力的儿童。这些被绑架来的小孩会被培养成云隐村的一员。在云隐村,小孩子们很可能是被共同抚养的,当然,这当中也会有人自己生孩子的。因此,全村有一种“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的感觉。绑架已内化为云隐文化的一部分,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家的名字要不然听起来像代号(例:希),或者是根据角色性格相对应的单词(例:萨姆依)。在这样一种社会氛围下,血缘反而显得无足轻重。






动图 by cyrilerzor




有一些粉丝指出达鲁伊的人设很像卡卡西“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的性格有很多相似之处,也都擅长雷遁。达鲁伊肩膀上的刺青甚至有一个很像旗木家徽的四角形(“雷”字里的“田”)。在我的脑洞里,许多外村忍者也会积极地试图怀上雷遁忍者的后代,因此不妨假设达鲁伊真的是卡卡西的兄弟,白牙的儿子。




云隐的人并不把绑架视为一种罪行,而是一种解放。我甚至可以想象他们自言自语,“你看看这些国家是怎么对自己的孩子的!我们是在救他们!”因此如果在原作里,雏田真的被绑架了……她的童年可能还会比较快乐一点,而这会使用来解释一切的“火之意志”显得苍白无力。





总的来说,在这个脑洞里,云隐就像彼得潘里的“遗失的孩子们”,他们视所有其他村子为胡克船长。而他们的思路可能还真的没毛病。

When I have to speak Chinese in real life, I get so nervous I sound like a complete idiot.

I was at a local museum and someone asked me where the bathroomis. I told him it was by the exit, to the right. He started to talk to his friend in Mandarin and it seemed like he still wasn't sure where it was. So I tried to tell him in Chinese. But my brain just froze.

So I just said "出口!右边!!!"

hahahaha I want to die (;´༎ຶД༎ຶ`)

标签:english

Art by cherryminted, 授权汉化

谢谢 @佯语 的帮忙

The Fourth War #5 by NeonAnything, 授权汉化。

谢谢 @佯语 翻译!

The Fourth War #4 by NeonAnything, 授权汉化。

谢谢 @佯语 翻译!

Artist: cherryminted

授权汉化

中文不是我的母语,有什么不对的就告诉我吧 (=゚ω゚)ノ

该修了,谢谢 @佯语 的帮忙 (=´∀`)人(´∀`=)

The Fourth War #3 by NeonAnything, 授权汉化。

谢谢 @佯语 为我翻译,是我的typeset(中文怎么说呢?)

The Fourth War #2, by NeonAnything.

授权汉化。

中文不是我的母语,如有错误请原谅。

6月25号:跟neonanything谈谈以后,我就把第三页修改一点,希望能更表示她的意味。)

© fineillsignu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