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eillsignup

关于我

我是住在加拿大的女人。
英语是我的母语,小时候开始学中文了,可是我不是个好学生哦
( ・᷄ὢ・᷅ )
我喜欢把漫画翻译成英语,一边练习我的中文一边跟只会英语的粉丝分享很好的艺术家。
٩(˃̶͈̀௰˂̶͈́)و
如果我写错,你可以告诉我,我不会生气哦。我知道我的中文有点奇怪……
(⌒-⌒; )
(并且我对表情符號的兴趣是过度的)

感谢@佯语 翻译我奇怪的念头啊ψ(`∇´)ψ嘻嘻

佯语:

作者: @fineillsignup 


译者:佯语


地址:https://fineillsignup.tumblr.com/post/165524549313/headcanon-kumos-lost-boy-culture




众所周知,岸本齐史老师的《火影忍者》的创作思路重视觉,轻情节,而且常年经受赶死线的压力,造成了大量前后矛盾的地方。但是作为粉丝的一大乐趣正是在原作种种不能自圆其说的漏洞中,开开脑洞,寻找一些可能存在的解释。



动图 by laegleaf




在木叶,几乎所有角色都有自己的姓氏。更重要的是,这些姓氏往往代表着不同的家族,这些家族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和标志象征。木叶自身就是由两大家族共同建立的,后来接纳了其他家族加入,而这些家族在加入木叶前也都是独立的存在。原作里很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如何平衡对家族和对村子的责任。各家族在村子的领导下仍有相当大的自治权,即使违背道德也不会受到管制,比如说日向宗家对分家成员的咒印,可以让被印上咒印的人,甚至是孩子,遭受巨大的痛苦。





动图 by weirdolena




木叶在文化上是相对比较统一的社会。即使头发和眼睛颜色各不相同,角色的名字几乎全是传统的日本名字,除了少数带有异域色彩的角色(例:天天,李洛克,迈特凯)。




而相较之下,云隐村的角色好像都没有姓氏。他们的名字要不然就是单个字母,要不然就是以“ui”或者“oi”结尾的单词。此外,云隐村成员的肤色相对于其他忍者村来说也比较多元化,白人黑人都有。但是在原作里似乎没有看到因为肤色而引起的内斗,领导阶层也囊括各色人种。整个村像一个闹哄哄的大家庭,即使表达方式比较粗暴,也可以看出来他们对于其他人的关心。








原作一个重要情节就是云隐在雏田还小的时候,策划绑架她,而结果是两村达成协议,木叶交出了日差的尸体,因此云隐得不到白眼。大部分读者(很可能加上原作者)都假定,如果雏田真的被绑架了,云隐的人会挖出她的眼睛安在别的人身上。可如果还有别的可能性呢?




如果我们假定云隐和木叶以部族为中心的佣兵制不同,是靠劫掠形成的呢?我开的脑洞是,不同于接受富人委托的佣兵制,云隐的忍者以抢劫作为经济来源,而劫掠的一大重点就是由潜力的儿童。这些被绑架来的小孩会被培养成云隐村的一员。在云隐村,小孩子们很可能是被共同抚养的,当然,这当中也会有人自己生孩子的。因此,全村有一种“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的感觉。绑架已内化为云隐文化的一部分,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家的名字要不然听起来像代号(例:希),或者是根据角色性格相对应的单词(例:萨姆依)。在这样一种社会氛围下,血缘反而显得无足轻重。






动图 by cyrilerzor




有一些粉丝指出达鲁伊的人设很像卡卡西“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的性格有很多相似之处,也都擅长雷遁。达鲁伊肩膀上的刺青甚至有一个很像旗木家徽的四角形(“雷”字里的“田”)。在我的脑洞里,许多外村忍者也会积极地试图怀上雷遁忍者的后代,因此不妨假设达鲁伊真的是卡卡西的兄弟,白牙的儿子。




云隐的人并不把绑架视为一种罪行,而是一种解放。我甚至可以想象他们自言自语,“你看看这些国家是怎么对自己的孩子的!我们是在救他们!”因此如果在原作里,雏田真的被绑架了……她的童年可能还会比较快乐一点,而这会使用来解释一切的“火之意志”显得苍白无力。





总的来说,在这个脑洞里,云隐就像彼得潘里的“遗失的孩子们”,他们视所有其他村子为胡克船长。而他们的思路可能还真的没毛病。

评论
热度(23)
  1. fineillsignup佯语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佯语 翻译我奇怪的念头啊ψ(`∇´)ψ嘻嘻
© fineillsignup | Powered by LOFTER